成美娇妻江琼羽

我爱的江澄

这几天实在是不太平。我心里也是难受得很,不过好歹有一件事我值得兴奋的————你,墨香铜臭再也没有资格说江澄不好。再也没有资格说“我写他就是为了让他xxx”。其实本来就没资格,只不过没被发现。原来是后妈啊,怪不得江澄这不行那不好的。

我喜欢的江澄,只是江澄而已,与魔道与墨香铜臭无关。🙂

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但是如果真的是墨香铜臭本人的话,那您真的是很恶心了🙂。江澄凭什么要给魏无羡下跪?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魏无羡这个角色,那你就把他写的一点缺点都没有!江澄失金丹是为了他!!!到最后谁都不知道,他说什么了吗?你不觉得你写的很矛盾吗?
“娘”不爱,江澄我爱你😉!

图片来自尚可听涛太太,侵删。

有想深入了解的小可爱们可以直接从太太的文章里找,评论里也有很多更详细的内容。
我只代表我个人观点。😊

我最亲最爱的洋洋生日快乐!(^O^)y

实在没想到…lof还搞这个😳🤔😘

我家popo果然是最帅的~

来自一个被月考和家长会骂到怀疑人生的学生狗😅

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老公@popo😘
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友@江澄😳
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爱人@薛洋😝

【薛洋x你】我的爱人叫薛洋

emmmmmmm站一天的薛我😳
献给薛洋的老婆们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1.
“铃---”你从被窝里探出头,伸手关掉闹钟,伸了伸懒腰。啊~又是美好的一天!你眯着眼这样想。

2.
你穿好衣服,敲了敲对面的门。
“阿洋?你起了吗?”
不出所料的门里没有一点回声。
你小声地说:“那…我进去啦。”
你轻轻的推门进去。
屋里乱糟糟的,你捡起几只袜子放在椅子上,又看见昨天的衣服随意的躺在地上。
明明昨天才收拾的呀。
你突然打了个喷嚏,空调上显示着24度,你皱了皱眉往上调高了几度。这样不感冒才怪呢!
你走向卧室中间的大床。
薛洋一只手垂在地下,头埋在被子里,腿大大分开,背心翻上了一半,露出白皙精瘦的腰肢。
你拍了拍他:“阿洋,阿洋。”薛洋哼了哼,翻过身来,揉着眼睛看你:“嗯…怎么了?”你被他刚起床的软糯的小奶音萌倒,好像听见了血槽清空的声音。
“阿洋~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去逛街的吗?”你撒娇到。薛洋愣了愣:“啊…对对对,我忘了…”他揉了揉头不好意思的说道。“没事啦,快点收拾收拾吧!”你拉着他从床上坐起来。

3.
你在街上这瞧瞧,那看看,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。薛洋嚼着棒棒糖优哉游哉的跟在你后面:“诶,都多大的人了,还和没长大是的。”你回过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:“宝宝3岁啦!”薛洋无奈的摇了摇头,不过……你可没错过他嘴角越拉越大的宠溺的笑。

4.
你逛累了,坐在街边的长椅上。捧着草莓味的奶茶吸的正起劲。薛洋身上挂满了购物袋,一拖一拖的向你走来,“呼”
他累的满头大汗,坐到了你身边。吸了几口气,歪着头看你。嗯…好像挺可爱的。薛洋猛地抬起手狠狠地揉了揉你的头发,“喂!干嘛啦!”你不满的嘟起了嘴,他却笑了出来:“啊…看你平常柔柔弱弱的样子,怎么这么能逛啊。”你没有回答,看着他弯弯的月牙眼和呲出来的小虎牙出神。你没有告诉他,其实里面很多东西都是各种各样的糖,还有…你们两个一起用的东西。







“喂?干啥呢?”薛洋在你眼睛前挥了挥手,
你看着他的眼睛,突然傻傻的笑了出来
真好呢,里面满满的都是我。

“我去!不会真傻了吧?!”

你突然想起了很多事:
那个每天为你打饭的男孩;
那个平日里是小霸王,到你这秒变妻奴的男孩;
那个在你不开心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安慰你,使出浑身解数逗你开心的男孩;
那个在你生病时一边说教你,一边忙前忙后照顾你的男孩;那个看到你跟别的男生走的近就乱吃飞醋的男孩;
那个护你周全的男孩;
那个……能让你一想到他就觉得今天很美好的男孩。


有这样的一个爱人,
真是
三生有幸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emmm今天的我依然短小😂😂
嗯…最后一段话也是我想对薛洋说的,
但是前提是,他得是我的男朋友啊😂😂😳

大概会有后续吧😄
放假后就不定期更了😊😛

突然想起一个问题
晓星尘的字是啥😳
魔道里好像除了出场很少的配角,都有一个字啊。
emmmmmm,宋岚都有“子琛”,阿洋都有“成美”,明明都是义城组的不是?😂🤔

【曦澄】依旧是不知道是不是小甜饼的小甜饼

这是关于前文宋薛饼的曦澄小插曲。
人物严重ooc 文笔渣 轻喷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江澄也来晚了。

运动会已经开始了,江澄还没来。

魏无羡说老师找他,运动会快开始了,找个什么劲哟,但他还是去了。

江澄不想错过开幕式,当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办公室门前时,咔哒,门开了。江澄来不及刹闸,跟正要出门的老师撞到了一块。 江澄尴尬的从地上爬起来,帮着老师整理东西。“江澄同学,你…有什么事吗?”老师扶了扶歪掉的眼镜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蔼的说到。

江澄再傻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心里暗暗把魏无羡骂了百八十遍。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借口,只好如实回答道:“没有。”老师再也伪装不下去瞪大眼睛吼道:“没事往这跑干嘛啊!说了多少遍,不准疾行!不准疾行!!”江澄连连点头,撒开丫子跑出去了。老师看着他飞奔的背影,又差点背过气去。

江澄看着 联排石凳上人挤人的景象,再看看上面抱着蓝湛悠闲的魏无羡,气的咬碎了一口牙。妈的,那里还有地方坐?

江澄叉着腰气呼呼的站在下面。他发誓,他要是再信魏无羡那个傻叉他就跟他姓!
突然,江澄看见薛洋和宋子琛两个人坐在一行,虽然剩下的空也不是很大,但坐一个人还是完全没问题的。

正当江澄为自己找到位子而松了一口气时,他发现自己走不了了。

嗯!??“蓝曦臣,你拽着我干啥?”蓝曦臣微微一笑:“阿澄来晚了,别的地方都满了。”江澄被他的称呼弄得一愣,但还有些摸不着头脑,“嗯…然后呢?”蓝曦臣再次温柔的开口道:“所以,阿澄坐我这吧~”

江澄没说话,盯着他看了一会,蓝曦臣也眼里带笑的看着他。江澄感觉脸烧烧的,有些尴尬。回过神来挠了挠头。指着薛洋那里说:“不用了,我去他们那里就行。”

蓝曦臣看了看上面,又看了看江澄,笑笑说道:“阿澄真的要去吗?”江澄再一次懵了:“啊…对呀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蓝曦臣拉着江澄的手突然发力,江澄重心不稳摔在了蓝曦臣的怀里。江澄的脸刷的红了起来,别扭的动了动身子,大声地说道:“蓝曦臣你干嘛啊!放…放我下去!”

蓝曦臣拥了拥他,凑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嘘,阿澄你可千万不能去啊,”江澄停止了挣扎,好奇的看着他。蓝曦臣顿了顿继续说:“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安排到一起,你看他们聊的多开心啊。”

江澄复杂的看着薛洋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,还有他旁边散发着冷气的宋子琛,“可是…”“难道阿澄不想跟我坐吗?”蓝曦臣委屈的说到,江澄连连摆手:“不…没有!”“没有就好,阿澄快看,下一个比赛开始了!”

“蓝曦臣…”
“嗯?阿澄?”
“我们这样…是不是很…怪啊?”江澄不舒服的扭了扭
“不会啊,很多同学都是这样坐的哦~”
“啊…哦。”江澄看了看周围,的确有很多坐腿上的呢。那…蓝曦臣是不是也只把我当做普通同学看?江澄突然觉得胸口有点堵。

蓝曦臣察觉到怀中人儿的异常,环在江澄腰间的手臂收紧了些:“阿澄在乱想些什么?”

江澄只觉得蓝曦臣温热的呼吸洒在耳边,痒痒的,心里也痒痒的。

蓝曦臣没听到江澄的回答,以为他真的误会了什么,赶忙轻揽过江澄的肩,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:

“你,不一样。”

江澄耳朵周围全是嗡鸣声,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。心脏的剧烈跳动已经无法控制。
江澄强压下无法言说的喜悦,他一定不是这个意思!

“啊哈哈…哈大家不都是…都是男的嘛,有什么不一样的!哈哈哈,看比赛,看比赛!”江澄转过头去强迫自己专心看比赛,不再去理蓝曦臣。

蓝曦臣看着江澄通红的脸和故作镇定的表情,也不恼。

总有一天,他会让江澄不再逃避,敢正视自己的眼睛,大声且坚定的说出“我愿意”

急什么?我们来日方长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哈哈哈,我终于写完了!!!撒花撒花~
如果有地方不连贯,没有关系,作者已经疯了😅😂
至于那个澄澄说要跟魏无羡姓的地方,我是这样想的:魏无羡跟蓝湛,姓蓝,如果澄澄跟他姓,也姓蓝…
嘿嘿嘿😁

[宋薛]不知道是不是小甜饼的小甜饼

太阳毒辣辣的晒在脸上。
薛洋压了压帽子抬头看了眼上面拥挤的人群,一个箭步冲上去,扎进人海中。艹,大热天的他妈开什么运动会!

宋子琛作为班长,自然是要帮老师做一些事,比如搬桌子、扛水什么的。等他来的时候,连排的大石凳上早都坐满了人,宋子琛看着密密麻麻的汗液混合在一起的人群,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,哦不,n只苍蝇。

前排同学看到他们班长黑着脸站在那里,小心的开口道:“班长,要不你坐我们这吧?”说着硬是往旁边挪了挪,空出了仅能坐半个屁股的空。宋子琛的脸又黑了几度,紧紧的盯着上面跟男生们打闹的薛洋,吐出几个字:“不用。”,薛洋好像感受到了他的视线,转过头来冲他呲了呲牙。

可是怎么上去呢?宋子琛低头看了看满脸堆笑的同学,又看了看二百米外的台阶,果断抛弃第一种。走的时候还理了理轻微褶皱的衣角。

薛洋一回头就看见站在他后面的,散发冷气的宋子琛,死死的盯着他……的手?薛洋赶紧把手从旁边同学那里抽出来,“虽然天很热,我可不想被冻死,”薛洋嘟囔着缩了缩脖子。

宋子琛转头不看他,对旁边的同学说:“麻烦让一下。”薛洋一惊,连忙抓住向班长势力低头的同学,故意又往里挤了挤,颇为无赖的说到:“这人已经满了,你爱往哪去往哪去,别打扰爷爷我。”眼看宋子琛的脸沉到底,薛洋挺了挺胸不甘示弱的瞪回去,心中默念:爸爸我不怕……爸爸我不怕……

两人互相杠着,班主任在底下喊着:“上面的同学快坐好,运动会马上开始了!”夹在两人中间的同学终于找着机会,蹭的站起身:“班长你坐这吧,洋哥我…我去别的地方坐!”“唉!你跑什么啊!!”

薛洋看着那名同学好像被恶狗追着的背影,僵硬的回过头,哦,mmp。洋哥表示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平静,甚至还想日个狗。宋子琛看都没看他一眼,坐在了刚才那名同学的位置。
前排妹子回过头来,看着二人叫到:“啊啊啊,班长和辣鸡洋坐在一起啦!”呵呵,有什么开心的?还有,谁允许你给我起那个外号啦?!

气氛沉默的诡异,就像现在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夏天,薛洋却感受到了冬天的…凉爽。两人坐一行在一个挤一个的人群中由为显眼,却没有一个人来打扰他们。毕竟,谁也不想被砸一顿或者接受人工降温,即使是在夏天,即使是免费的。

即使,前面的同学甚至已经叠在了一起,也坚决不看他们半眼。

薛洋偷偷看了宋子琛一眼,发现他在认真的看比赛,根本没有关注他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身子懒散的向后躺去,靠在后面同学的身上,翘起了二郎腿,好不惬意。宋子琛冷声道:“起来,坐好。”薛洋翻了个白眼,吊儿郎当道:“凭什么啊?老子要你管?”“你再说一遍!”“凭什……”

“薛洋!”正当两人的火花越碰越大时,班主任在底下喊着,“啧,叫老子干啥?”“你给我下来!”啧,麻烦。薛洋撸了撸头发,起身下去。“干啥?”“呐,这是赵主任的儿子,你的任务就是把他陪好了。”“啊?!”“啊啥啊?我告诉你,你要是陪不好,小心我让你考试及不了格!就这样啊。”

薛洋看着班主任哼着小曲离开的背影,又低头看了看流着口水、扯着一张烂纸喊着灰机的小屁孩,哦,还是跟宋子琛坐一起好。

“去哪?”宋子琛扯住了包带,“去陪那个小恶魔呗。怎么,舍不得我?”宋子琛皱了皱眉,松开了手。

前排妹子(没错,还是她😁)回过头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班长,快去拯救你的洋啊,你也不想看到他被小恶魔这么吧?”宋子琛紧紧的盯着薛洋的背影,没有说话。妹子摇了摇头转过身去。

就在薛洋感觉要被小恶魔折磨死的时候,天使,不宋子琛出现了。

宋子琛摸了摸薛洋的头,薛洋呲牙表示反抗。喂喂喂,我们有那么熟吗?宋子琛转过头去,不知道对小恶魔说了些什么,他竟然自己去找爸爸了。天使啊天使,不,以后你就是我的爸爸了。薛洋刚想说些表示感谢的话,宋子琛便头也不回的走了,还带走了他的包。就知道宋子琛不会这么好心!

薛洋赶忙追上去,“喂,把包还我!”薛洋狠狠地瞪着他,哼哼,怕了吧,怕了就把包还我。宋子琛看着薛洋,莫名想到小狼狗,出生几天的那种。

没想到宋子琛竟然把包举了起来,微微一笑:“想要,来抢。”薛洋的瞪大了眼睛,什么意思,说我矮喽?不过…那个死板的洁癖班长竟然会跟他玩这种无聊的游戏?!他是不是吃错药了?

管他吃没吃错药,老子可没时间陪你玩。薛洋扔掉了棒棒糖棍,扑了过去。

!!!宋子琛一把抱住了薛洋,微微低下头,勾了勾唇,凑在薛洋的耳边轻声道:“这样,够得着了吗?”










啊啊啊啊啊,我终于写完了d(ŐдŐ๑),码字真的超累的,从早上到现在😭。本来码好了,竟然没了😭只能从中间开始(›´ω`‹ )。
不过漫展真的超好唉(´▽`)ノ♪~



完蛋了,我果然是文笔废😂文章名咋起啊😅😟
感觉药丸……